首頁 腎友的自然法則 吉打護理師不捨送別

腎友的自然法則 吉打護理師不捨送別

因為丁科萊需要到慈濟洗腎,所以他寄宿在附近的寺廟。護理師們在下班後,抽空一起去探望他。【攝影者:吉打慈濟洗腎中心提供 】因為丁科萊需要到慈濟洗腎,所以他寄宿在附近的寺廟。護理師們在下班後,抽空一起去探望他。【攝影者:吉打慈濟洗腎中心提供 】

馬來西亞吉打慈濟洗腎中心一位腎友──丁科萊(Din Kerai)因病往生。在洗腎中心的第一年,由於溝通上的問題,丁科萊一直以比手畫腳與其他腎友及護理師們交談,這讓大家擁有了美好的回憶。


◎ 相處過程有困難 關懷陪伴是橋樑

在馬來西亞吉打慈濟洗腎中心的護理師,下班後開車約一個小時半,三十六公里的路程前往吉打東北部納卡,因為她們想要為享年66歲的丁科萊(Din Kerai)致上最後的敬意。

「雖然我跟丁科萊一樣是暹人,但是我們有溝通的問題,是因為他不明白我們講什麼,我們也是不明白他講什麼。超過一年的時間我們利用比手畫腳來溝通。」護理師碧昆(Pikun)說道。2010年,丁科萊因為腎臟衰竭需要長期洗腎,因此來到了吉打慈濟洗腎中心申請全免的洗腎服務。可是在與護理師們相處的過程中卻遇到了重重困難。用愛關懷、隨時傾聽腎友們的需求並給予協助。因為對護理師而言,洗腎中心的每一位腎友都是家人。

在得知丁科萊在住家安然往生的消息後,護理師也特別前往弔喪。由於每星期固定有三天需要洗腎,丁科萊一直以來都是寄宿在洗腎中心附近的暹羅寺廟,一直到最近身體不適,妹妹就希望把他接回家就近照顧。


◎ 關懷建立了友情 護理腎友一家親

雖然丁科萊共有八名兄弟姊妹,但是大家都是分別居住在外州及泰國,只有妹妹甘珂蘭(Kam Keran)居住在吉打,所以一直都是她在負責關懷丁科萊。每一趟騎摩托車來回三個小時的路程都甘之如飴。甘珂蘭表示:「護理師對他都很好,他不跟我說話(鬧彆扭)時,護理師都會當我們的中間人。」偶爾拌嘴或者丁科萊鬧情緒時,護理師就成了兄妹倆的和事佬。護理師也會與甘珂蘭保持聯繫,讓她知道哥哥的狀況。

「我們(護理師)都會去找他,去探望他,給他一點鼓勵。」護理師魏茹婷表示護理團隊都知道丁科萊是寄宿在外,平日沒有家人在身邊陪伴,所以只要大家有空擋,都會前往關懷陪他聊天。看看護理師手機裡的照片,丁科萊笑得很燦爛,這讓甘珂蘭感到非常欣慰。

「希望他洗(腎)之後可以跟我們相處久一點,已經好幾年了甚至有些腎友已經離開了他卻還在。他真的有跟我們相處多幾年。」甘珂蘭讚揚哥哥和護理師們的感情非常要好感到,同時也感恩有慈濟的幫助,讓丁科萊可以洗腎,也讓家人和他有多幾年的相處。感謝所有人帶給他的歡樂及美好的回憶。丁科萊在得知自己換上腎臟衰竭後,覺得錢財都是身外物,所以常把妹妹給他的零用錢都布施出去,希望幫助其他更需要的苦難人。

「從丁科萊那邊我可以學到我們(對腎友)要有耐心,其實腎友的笑容讓我們有滿足感。」護理還碧昆(Pikun)表示與丁科萊相處了六年,從比手畫腳到可以互相理解,證實了愛心與耐心是可以改變一切。護理師們用愛來感化他,讓他更開朗也讓他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中有收穫。他和護理師們既是朋友,更是無所不談的一家人。這就是大愛的造化,而照片就是他留給是和家人美麗的回憶。丁科萊就像從來沒有離開過,因為他的歡樂和故事將一直活在大家的心中。

 

馬來西亞吉打慈濟洗腎中心的護理師們為腎友丁科萊慶生。【攝影者:吉打慈濟洗腎中心提供】馬來西亞吉打慈濟洗腎中心的護理師們為腎友丁科萊慶生。【攝影者:吉打慈濟洗腎中心提供】 護理師用下班後的時間與丁科萊一起玩馬來播棋。【攝影者:吉打慈濟洗腎中心提供】護理師用下班後的時間與丁科萊一起玩馬來播棋。【攝影者:吉打慈濟洗腎中心提供】 護理師們在下班後,出席丁科萊的喪禮。【攝影者:尤靜蓓(慮忱)】護理師們在下班後,出席丁科萊的喪禮。【攝影者:尤靜蓓(慮忱)】 護理師通過電話裡的照片與丁科萊家屬分享他在洗腎中心的點點滴滴。【攝影者:尤靜蓓(慮忱)】護理師通過電話裡的照片與丁科萊家屬分享他在洗腎中心的點點滴滴。【攝影者:尤靜蓓(慮忱)】

 

You need to a flashplayer enabled browser to view this YouTube video

 

Share